我和母亲的剩饭战/刘忆靓

栏目:众测 来源:中国设计师网 时间:2019-09-24

前段时间偶然看了个国产电视剧,名字叫做《孩子回国了》,记得其中有个桥段酷似写实我的母亲: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大声呵斥女儿,不该把冰箱里的剩饭剩菜倒掉,给自己重新做新鲜饭菜。留过洋的女儿觉得吃剩饭剩菜简直是慢性自杀,过惯了一针一线缝缝补补的苦日子生活的母亲,则认为倒饭菜的就是浪费,所以两人就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很不愉快。

我的母亲也是如此。印象中,母亲对剩饭的处理可谓是使出了三十六计。不赶急的时候,母亲会做成酱油炒饭,但大多数情况下母亲很忙,处理剩饭的任务就落在我的头上,我谨记母亲的吩咐,丝毫不敢怠慢,把它和新米一起煮,但这样煮出来的饭有点半生不熟。我又想到一个办法,把剩饭单独拿出来放在锅里隔水加热,但这样回过温的剩饭却又因水分太多不受待见。痛定思痛,我和母亲决定采取定量煮饭,大概就是一人一杯,中午多点,晚上少点,抵制任何可能出现的剩饭。可是如此精准的算法,也难以杜绝剩饭的出现,尤其是逢年过节,更是在所难免。

我参加工作后,家里条件随之好转,对待剩饭的态度也有了转变。有兴致,就打个鸡蛋抓几根白菜叶放一撮子葱花,炒一盘喷香的蛋炒饭。没兴致,就瞒着母亲偷偷地把剩饭倒掉。而母亲还是割不下这剩饭情结,她会把晚上吃剩的饭菜放在一起,第二天早上加热当早餐吃。有的时候我实在看不下去,就会冲母亲嚷嚷,你早上就不能吃个包子馒头?母亲温和地说,天天吃包子馒头有点腻。我不甘心,就开始和母亲灌输科普知识:“妈,剩饭吃多了不好,隔夜饭会产生亚硝酸盐……”没等我说完,母亲又埋头做别的事去了。哎,我的长篇大论才开个头就噎在了喉咙里。既然说起不到太大作用,我只有试着改变自己,煮饭每次量好额定的杯数,完了再抓回一把米。不在家吃饭的时候,我也会提前打个电话告诉她。

而母亲现在也找到了一个新的解决办法,舅舅家养了好几条狗,如果剩饭一顿后还没吃完,母亲就会拿去喂狗。母亲舍不得剩饭,倒并不是小气,其实母亲很大方的,亲戚朋友有什么事,她总是尽最大能力帮助,出钱又出力。只是母亲生于60年代初,经历过那个闹饥荒饿肚子的时代,让她格外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生活。

其实我明白,我和母亲的剩饭战役不会结束,我也希望它永远不要结束。

版权声明:“大美湖湘”头条号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目前本平台尚未实行稿费制,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通过私信进行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纠错邮箱:239475693@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