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栏目:DIY手工 来源:金陵热线 时间:2019-08-21

看有意思,有内涵的历史分析;这里是

—————廖十四化生

有仇必报的人不一定是思维敏捷的人,却一定是个生性豪爽的人,可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人却不能用“生性豪爽”来形容,因为他是位喜怒不形于色的权术大师,是大明王朝的一代首辅,曾连创造续驱逐四位自己对手的辉煌战绩;就是因为他的聪明和善于权谋,才造就了其过于狂妄和锋芒外露的性格,这样的人我们究竟应该说他是大智还是大愚呢?

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这个人的名字大家并不陌生,他就是大明王朝的权臣高拱。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一定是有仇必报。

这个仇和怨还要从徐阶和高拱结下的梁子说起了,其实高拱还是受了徐阶提拔扶摇直上的,当时的徐阶认为他们都是裕王府的讲官,有着共同的阵营是自己人,在提拔了高拱后说不定高拱还能因为自己的提携而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做事。徐阶错了,如果高拱是一个资质平平的人一定会感激徐阶,可徐阶没有想到高拱是一个有着自己的思想和抱负,不喜欢被人使唤和压制的人。

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第一次内阁混斗的时候徐阶利用言官将高拱击败,并让其致仕回家。几年后,徐阶出于自保选择致仕,巧的是在过了一段时间后高拱又被启用,不仅回到了内阁而且还掌握了吏部的权力(吏部掌握官员的启用和裁撤),有人说高拱的启用是因为宦官的力量;(因为在后来高拱力推陈洪为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高拱在重新回到了内阁和同时掌握了吏部的权柄后,开始了疯狂的报复,他为了报复徐阶将他曾经利用世宗遗照启用的一批官员在吏部的官员考核中全部罢黜了。当初高拱的致仕与言官也脱不了干系,于是他便利用自己手下的言官严厉的弹劾曾经攻击自己的人,可以说是不让其罢官不罢休。除了这些帐外,高拱还念念不忘当年自己在攻击徐阶时极力反对和阻止自己的当今首辅李春芳;因为高拱的性格就是有仇必报,这种梁子和仇在高拱这种人的脑中真是越想越气,为了解气,高拱利用自己手下的言官又对李春芳进行弹劾,在一群言官的攻击下,李春芳在不堪重负且看淡了权力后也致仕了。

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正是在这个时期,内阁在高拱的排挤下只剩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张居正了。而对自己有威胁的言官也因害怕高拱的手段与其打成一片,此时的高拱好不风光。可是在一次推举司礼监掌印大太监的时候,高拱力推陈洪,因此得罪了当时一心想要登上其位的内监冯保。

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高拱命运的真正转折在穆宗的逝世,穆宗在遗照中嘱咐高拱和张居正要好好辅佐年幼的皇帝,可高拱不知是因为霸道惯了还是手握权柄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不计后果的说了一句“十岁的皇帝怎么治理天下!”这话被早已记恨高拱的冯保听去,在年幼的皇上和皇后面前说高拱指责幼主“十岁的孩子怎么做皇帝”。要知道,明朝皇帝为了驾驭大臣喜欢利用宦官和文官互相作对、互相指责和互相制衡,若是其他鸡毛蒜皮的小事皇后也不会在意,可坏就坏在当时的高拱说了那句极其没原则的话,使得冯保在此大做文章攻击高拱。在古代的时候皇帝最忌讳的不是有人打哪个官员的贪赃枉法,哪个官员横行霸道的小报告,真正忌讳和讨厌的是有人被告发行为不轨和有造反的嫌疑。

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我很负责的告诉大家,当时高拱所说的那番话,在那个时候就具有很大的造反嫌疑。大家可能会不解了,认为高拱只是一句话怎么就造反了呢?因为如果当时穆宗还在,听到这句话时只会是不悦的,因为高拱在嘉靖时期便是穆宗裕王府的讲官,是很信任的心腹。可现在的局面是穆宗去世,皇帝年幼,高拱权倾朝野,所以难免不会被皇后怀疑和害怕;再者,冯保将此事添油加醋,皇后不免会有所戒备和怀疑。最要命的是后来高拱想要幼主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权力收回内阁(当时冯保依靠皇后的权力登上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职位),看似这样的做法很高明,可高拱在与冯保斗争的时候只考虑到了方法,却没有看清大局,他这样做无异于给皇后又增添了一份不信任,皇后会进一步怀疑高拱具有独揽大权和威胁皇权的嫌疑。

明朝棱角分明的个性首辅,机关算尽太聪明,误了官运丢了仕途

最终,在冯保和高拱的政治斗争中高拱失败了,可以说是惨败,当时连续驱逐四位首辅的高拱也因为自己专横,走上了被驱逐的道路,走时无一人相送,毕竟他已不是大明王朝的首辅,吏部的尚书,毕竟人走茶凉,油尽灯枯。

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啊!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